荣禄的心都已经凉透了,一股寒气从脚后跟直接窜到了天灵盖,他终于知道这四个营是如何打造的了,这全都是杀神啊!

清朝末年,从朝廷到民间恐惧洋人的心理已经烙印上了,两次鸦片战争打的清朝人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圆明园一把大火烧掉的是清朝二百年来所积攒的那点骄傲之气!

这五百罗刹鬼一投入战斗,叛军自己就把士气给压低了三成,等到一交手看到这些人残忍嗜杀的样子,士气又丢了三成。

一支军队刚交手就丢了六分的士气,这仗还怎么打?

也不能怪这些人懦弱,他们实在没有见过这么野蛮的打法,荣禄亲眼看见了一个冲到自己面前二三十米的一名熊鬼士兵。

身上已经被刺刀捅了三四处伤口了,浑身都是血浆自己的还有别人的,可是就这样他还在笑,血红的脸上露出惨白的牙齿就好像刚刚吃过人一样。

他的刺刀已经折断了,工兵锹也砍的卷了刃,就连抢来的兵器都折断了好几把,就这样依然冲在最前面。

只见他左手呜呜的抡圆了,一个流星锤冲着荣禄就砸了过来!

“哈哈哈……熊鬼……乌拉……”

荣禄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流星锤,这就是砍掉的一颗人头,辫子正好是甩动的绳子!

羞辱,这是赤果果的羞辱,这就跟直接在三军主帅脸上吐口水一样了!

“杀了他……杀了他……”荣禄在战马上喊的声带都快撕裂了。

十多个嫡系冲了上去,啪啪啪……连开三枪,这名熊鬼中弹了还强撑着站立,他笑着冲周围的叛军示威。

“哈哈……辫子猪……哈哈哈……哇!”他还故意扮鬼脸发出叫声惊吓这些士兵,还真有两名士兵吓的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这下这名熊鬼更开心了,哈哈大笑鲜血从嘴里往外咳嗦着喷。

“杀……动手啊……杀了他……”亲卫们喊的声音都变调了,十多把刺刀一起捅了上去,前后左右生生把这名罗刹鬼给钉死在了战场上。

这名熊鬼死了,但是死的那一刻他也是嘲笑的眼神看着荣禄,嘴角还在笑从来没有停过!

崩溃了,荣禄都崩溃了,饶是他打了多年的仗以为自己是个老行伍了,也没见识过这样狂野的战士。

他吓的牙关都在打架,胯下战马已经感受到了主人的恐惧,唏律律的不住往后倒退。

至于说曹福田那些人,他们全都逃进车站候车站的角落里,裤裆里不光有尿现在屎都吓出来了,整整拉了一裤裆。

“额尔古纳营……支援熊鬼……全军突破……”

到这个时候,额尔古纳营对面的骑兵已经全都逃光了,那四百逃兵甚至在荣禄赶到战场的那一刻都不敢回头再冲一把。

额尔古纳营紧随熊鬼营杀入正西方,左右两翼还有摩尔根营和尼布楚营的策应!

这下熊鬼们再也不用担心两翼的安全了,他们可以把全部的兵力汇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尖锐的刀锋,直接刺了过去。

“破阵……熊鬼营……破阵冲锋……”

“乌拉……乌拉……”

荣禄眼睁睁看着自己好几千人的军阵活生生让这些熊鬼们钻出了一个窟窿,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手下,恐惧的在往两边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