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我也觉得好像见过……”

扳手男也跟着嘟囔了一嘴。

“这,这这不就是网上通缉的那个么!”拿着沙喷子的大汉忽然指着崔义安,急忙也从兜里掏出手机,随便点开了新闻头条,找到了通缉新闻,“我今天中午玩手机的时候,刚刷到过!”

说着,沙喷子大汉便将新闻摆在两人面前。

只见,上面显示的三张照片里,赫然就有崔义安这个人!

“我说这小子怎么会出这么高的价钱,合着这是块儿大骨头啊!”拎着开山刀的大哥瞥着照片,顺便扫了旁边那两人一眼。

没想到,倒真让他瞧到了,那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子,脸上有个蝎子纹身,不正是跟刚才那个干皮子的一模一样么!

“这不就是刚才那家伙么!”

沙喷子大汉读着下面的悬赏信息:“藏青盗猎首领,人称西二王庆哥……没想到这家伙来头还不小啊!”

“还好刚才咱们没动手……”扳手男后怕地松了口气,三人里,他最清楚这个庆哥的身手,绝不是一般的小混混。

“三弟,你瞅你熊的,怕什么?他再厉害,那也是以前,现在不过是个逃犯,丧家之犬,你懂么!”

大汉晃了晃手中的沙喷子:“可惜了!这家伙逃跑的时候身上一定带着不少钱,也许那15万就放在车上,只要刚才动手,就都是咱们哥仨儿的了!大哥,要不咱给他发个消息,就说崔义安来了,把他骗过来,埋伏一手?”

没想到,开山刀大哥一脚下去,踢在了大汉的屁股上:“我刚才说什么了?别冒这个险!这王庆能做到藏青皮子圈儿的头,绝非善类,况且咱们身上这点儿家当,根本不够人家打的!”

说着,他还点了点屏幕上“爆炸”那两个字。

这说明,对方有重火力!

三人现在身上只有一把沙喷子,对面随便拎出一杆步枪,就能在远距离打死你,拿什么跟人家打?

“还是大哥考虑得周到!”

沙喷子男挠了挠头,哈腰舔了两句。

“我让你撒的钉子你撒了么?还有路牌,赶紧去插上,他妈的,这单赔了两桶油,还不抓紧时间赚回来!”

“是是是!我这就去,大哥!”

大汉将沙喷子收回棉袄里,旋即从卡车上拿下指示牌和一袋子碎铁渣,向省道走去。

距离海清警方发布红色通缉令,已经过去17小时。

天色逐渐变黑。

王庆瞥了一眼远处东侧飞过的直升机,急忙将车辆熄火,停在了一处戈壁巨石下面,“不能再走了,今晚就在这儿落脚吧!”

咔。

他打开车门,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点燃一根,一边抽着,一边刷着手机新闻,试图从中找到些消息。

瘦猴从座位后抽出两瓶水,递了过来,见庆哥还在看新闻,知道他还放心不下宝哥,便安慰道:“庆哥,放心吧,宝哥一定没事的,等咱们回家,可以想办法再把宝哥弄出来!”

话音刚落。

天上又飘过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声,巨大的探照灯光扫在乌黑的温那马尕高原上。

王庆狠狠嘬了一口烟,看着夜空中那道银色光柱,叹气道:“这个家,怕是不好回了!”

“现在警方已经完成了严密布控,各大要道关卡全都设了埋伏,本身就严重拖慢我们的速度,更别说后面还咬着王奎跟崔义安这两个丧眼儿的!”

瘦猴挑起眉毛,疑惑道:“庆哥,你说崔瘸子真的投靠警察了么?我看警方通缉令上有他一份啊!再说了,他底子本身就不干净,这么做是图什么?”

“无所谓了,这次老子为了帮他弄死王奎,牺牲了宝子和那么多弟兄,这么多条命,必须算在他头上!”

这次的行动,他王庆几乎损失全部,而崔义安跟那个黑鬼两人却安然无恙,就算这家伙没有投靠警察,肯定也在背后搞了什么阴招。

就像当初他阴哈里克,以及北岭老许阴崔义安一样。

“现在南滇老九已经被抓,东林疤虎失踪,我跟宝子这次又栽在他身上,只要再解决掉北岭老许,崔义安就能吃下整个华夏盗猎圈。”

不说不知道,王庆这一句话,可着实吓住了瘦猴。

“这个崔瘸子野心这么大?”

瘦猴满脸震惊,“庆哥,他有这么大胃口么?”

一直以来,四大盗猎势力,分工明细,虽有摩擦,却各不干涉。

疤虎主攻大型猛兽,靠售卖虎骨、熊掌、熊胆卖钱;老许主要是搞金丝猴和朱;南滇老九则负责国内的猛禽地下交易;至于王庆跟王宝,喜欢打藏羚羊皮子,走量。

一方面,大家主要是根据地域来区分,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他们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路子限制形成的。

就像王庆自己,不是他不想打明星动物定制单子,是根本没这个路子,他手机里存的全都是收皮的黑商。

而老九的人脉圈子,接触的也都是蒙古、东南亚、中东地区喜欢玩鹰隼的土豪。

瘦猴所说的“大胃口”。

意思是,就算你有能力弄死老许、庆哥这帮人,那你有能力接收他们辛苦积攒了十几年的人脉、路子么?

人家合作了十几年,凭什么跟你这个刚认识的陌生人合作?

“崔义安自己肯定吃不下。”

王庆讥讽地啐了一口,但很快,他脸上又被阴沉替代:“可这家伙背后的人,就不一定了……”

他之前就跟王宝谈过,崔义安能在被老许阴了,废掉一条腿后,仍旧能在燕京东山再起,背后必有能人帮助!

甚至可能。

这次的事件,就是崔义安背后之人,一手推搡导致!

温那马尕高原南部边缘。

崔义安驾驶着丰田霸道停靠在两处岩壁的夹缝中,“今晚就在这儿扎脚吧,再跑容易被鸟叨到!”

事到如今,卡尼普也只能听崔义安的。

真没想到在华夏办事这么麻烦,还是非洲好,打完就跑,冲进密集的雨林里,什么无人侦察机,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

嗷呜――!

忽然,就在两人从后备箱拉帐篷准备搭建的时候,夜空之中,不禁传来了狼的呼叫。

卡尼普立刻抓起雷明顿700的武器箱。

老猎人都知道,冬季由于天气寒冷,动物基本都龟缩在窝里不出来,食物稀缺,所以狼群容易聚集,以获取更强的竞争力,是一年中,数量规模最大的,往往都在二十几只以上!

“不要用那个,动静太大,用驽!”

崔义安按下了卡尼普的手腕,自己从中抽出一把老式的木制猎弓。

卡尼普将重驽的背带打开,挎在了身上,抬头看了身旁两侧的石壁,后退了几步,一个冲刺,跳到了左侧石壁上一米的位置,然后便开始攀爬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