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砚人看着女孩子贴心的动作,顿了下,才说,“若是觉得为难的话,薄家可以出面,帮你解决这桩麻烦。”

云家人,虽然是云倾的血亲,但论亲近关系,他们是比不上薄家的。

从人伦血缘上,薄家出面维护云倾,天经地义。

云倾微微摇了摇头,“不需要,无论是云老爷子,还是云老夫人,他们以后应该都不会主动来找我了。”

云碧露现在握在她手上,云老夫人投鼠忌器,不敢做出什么惹怒她的事情。

至于云老爷子——

云倾昨天已然将立场摆的十足鲜明,知晓她的强势,云老爷子但凡聪明一些,就断不敢在血缘人伦上跟她扯皮了。

薄砚人听完,沉默片刻,“没事就好,迟寒来推我进去。”

薄迟寒过来推着薄砚人的轮椅,云倾走在薄迟寒身边,看着薄砚人的背景。

看样子,京城真的没有哪件事情,能够逃脱这位指挥的耳目......

薄家一家三口往会议室里走,然后在路上,与顾家的人打了个照面。

顾煜城穿着了黑色的西装,黑沉沉的视线,第一时间落在了云倾脸上。

云倾表情平淡。

薄迟寒看着男人透着侵略性的眼神,几乎是下意识地上前,将云倾挡在了身后。

顾煜城看不到云倾了,笑了下,将视线落在薄砚人身上,语气听得挺有礼貌的,“薄指挥一向安好?”

薄砚人面色清淡,“有劳顾少爷关心,薄家一切安好。”

顾煜城皮笑肉不笑,“薄家明明有薄指挥与薄少爷两个大男人,怎么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了薄小姐身上?”

“女孩家家的,长得又那么让人心疼,两位怎么忍心......将这么重的担子,落在她身上?”

若是薄家没有云倾,定然不会走的这么顺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