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迟寒知道其中肯定有隐情,但云倾不愿意说,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这其中的纠葛。

他也就没有深-入调查。

薄砚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云倾与顾煜城的相识,与云缈夫人的死,联系到了一起。

他语气冰冷,“那条红玉髓,现在在何处?”

“已经被倾倾拿了回来,现在在她手上。”

薄砚人没有在说话。

......

云倾拿着手机,找了一处僻静的花园,低头开始打字。

她没有无事给男朋友发消息的经验,这会儿拿着手机,纠结的不行。

若是让帝国那边的人知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云氏大小姐,被一条小小的短信给难倒了,肯定跌掉下巴。

但事实上,云倾是真的被难倒了。

她看着被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表情罕见地严肃。

打了几行字,都觉得不合适,又给删掉了。

既要报备相关事宜,又要表达作为女朋友的想念与关心......

她好难!

猫儿跟在云倾身后,看女主子一脸纠结地盯着手机,明显是在想,跟她家少爷有关的事情。

便出声问,“少夫人,你是要给少爷打电话吗?”

云倾摇头,“等会儿的会议,肯定会很冗长,我想给北冥夜煊发条短信,报备一下。”

那就直接报备就好了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