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昱的房间里。

木质的浴缸里,是一缸棕色的药液。

时昱身体泡在里面。

少年很瘦,深深的锁骨窝里也盛满了药液,药液随着少年颤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动着,棕色的药液跟冷白色的肌肤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

萧一意一双眸色有些深沉,银针一根根的扎进少年的头皮里。

少年额头上的冷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滚落,脸上的表情也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但却愣是一声都没有吭。

治疗过那么多的病人,时昱是萧一意见过的意志力最顽强的一个。

不过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却能咬牙忍受所有的痛苦。

而且,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经历了那么不幸的人生之后,少年的内心却仍旧温暖善良。

甚至都没有染上任何恶习,住在苏家的这段时间,他没有工作,每天除了接受治疗和帮着家里干活儿之后,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在钻研演艺和音乐方面的知识。

他有好几次来找他的时候,都看见少年坐在窗边上,捧着书如饥似渴的看得入神。.

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打在少年的侧脸上,干净得让人心疼。

每次少年发现他来了,还会有些腼腆的跟他解释,他以前没有机会和时间看书,所以现在一看书就入神。

针灸时间到了之后,萧一意拔出针,时昱一直咬牙撑着的神经一松,险些整个人栽倒在浴缸里。

萧一意一把拉住了他,“小心!”

“萧二哥,我没事。”少年的脸色苍白,但笑容却明媚而耀眼,“你先去忙吧,我自己能行。”

萧一意的手松开,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正好在门外遇到了苏炎。

“苏老四,时昱以后的工作你们工作室是怎么安排的?孩子现在还小,总是炒CP,对他以后的发展恐怕不是很好。”

苏炎像见鬼了一样看着萧一意,甚至还围着萧一意转了一圈儿,看了又看,“萧老二,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娱乐圈的事情了?

你,没有被魂穿吧?”

明明在他的印象中,这个二表哥整天不是泡实验室就是泡手术室,从来不看电视,上网都只是为了查医学的相关资料。

别说娱乐圈的各种规则发展了,他能认出来的明星大概也就只有他自己的亲表弟这么一个。

萧一意微蹙了一下眉头,看着苏炎,“你认真一点。”

苏炎微微耸了耸肩,认真说道:“炒CP这条路走不长,但是却能够最快的出圈,给他带来流量,我原本是打算给他接一部耽改剧的,耽改剧如果能爆,等流量起来之后,再给他挑一些好的剧本,慢慢磨练演技。

然后再给他挑几个专业的声乐老师,从头开始教他声乐的技巧,也不要求能到开演唱会地程度,就是有时候做宣传和综艺的时候,能够唱上两句,不至于太毒就行。”

萧一意紧锁着眉头,“耽改剧别给他接了,也别那么早让他被那么多的流量裹挟着,这孩子心性不错,好好磨磨演技,以后不会比你差。

在他还不能给你工作室带来利益之前,你工作室培养他需要付出的财力,我来出。”

苏炎听到他这句话,目瞪狗呆,这是……医出感情来了?

这有违医德啊这!

萧一意似乎看出了他内心的想法,鄙视道:“收起你那些龌龊的心思,我只是不想这么好的孩子,被你们娱乐圈那套流水线打造流量明星的毁了。”

——

软软安顿好顾宸出来,一上车,就看见坐在另一边的安全座椅上苏茜茜双手抱胸,傲娇的把脸撇向一边,看向窗外,很明显是不高兴了。

小软软把小脸儿凑过去,小奶音软软糯糯的唤道:“姐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