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小软软继续回教室上课。

包括机甲班在内的所有技术班的学生,都是上午学自己的专攻方向,下午的时候就跟普通孩子一样学习文化课程。

只是他们的学习进度相比一般的孩子来说要快很多很多。

就说小软软跟的机甲班,现在文化课程已经相当于大学的程度。

其他的任课老师也都已经听说机甲班来了一个小天才,是易老亲自从渝城的幼儿园挖过来的。

他们不会质疑易老的眼光,但是在机甲上有天赋,不代表其他文化课也能跟得上。

尤其是研究机甲必备的理科课程,一个四岁的小娃娃跟着上大学课程,怎么看都怎么觉得离谱。

所以下午第一节物理课,老师姓杨,是一个戴着厚玻璃瓶底的五十岁左右大叔,瘦瘦高高的个子,穿着很随意的条纹长袖T恤,头顶周围一圈仅剩的几根倔强留得长长的,梳到中间遮住了油光发亮的头顶。

他一走进教室,目光就锁定在了小软软小小的身影上。

看到小软软在认真的一边看书一边写着什么,严肃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聪明又好学的孩子,哪个老师都喜欢。

杨老师走到小软软的座位前,看到小软软居然在看物理课程中最难的量子力学的部分,眼中顿时又多了几分欣赏。

易老的眼光就是好,这孩子将来绝对是栋梁之才。

“小软软,量子力学这部分内容比较复杂,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来问老师。”平时最为严肃的杨老师,在跟小软软说话的时候,声音却温柔得不像话,仿佛担心声音大一点就会吓到小软软似的。

正演算得入神的小软软听到声音,蓦然抬头,就看见杨老师和蔼的笑容。

虽然看起来……有点油腻!

但是从顾宸哥哥给她的老师资料来看,这个杨老师是一个特别好的老师,学识渊博,研究学术认真,对待学生认真负责,除了不苟言笑之外,没有别的什么毛病。

只是这不苟言笑的老师,对她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

她有点受宠若惊!

但,见过大场面的小软软,立即露出了一个小太阳般阳光灿烂的笑容,“好哒,老师。”

杨老师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走上讲台上课。

小软软继续埋头演算自己的,这是她上午帮易老改造机甲动力系统的时候发现的问题。

虽然按照她之前的方案改造动力系统之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机甲动力不足的毛病,但是跟她穿越之前所知的最强的机甲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所以她想演算一下,要怎么改进才能让机甲的动力系统变得更强。

杨老师一边讲课的时候,一边也一直在关注着小软软。

但他却发现小软软一直在演算自己的,并没有听他讲课。

对于这种情况,他倒是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能进这个班的孩子都是顶尖的天才。

既然是天才就多少都有一点恃才傲物,他并不觉得小软软这种自大是什么问题,但他担心这种心态会影响小软软以后的成长。

所以,他用手肘推了推鼻梁上往下掉的啤酒瓶底后,说道:“苏软软,你来解答一下黑板上这几道题。”

猛然被点名的小软软抬起头来,呆萌又无辜的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放下笔,往讲台上走去……

“杨长老这是怎么了?为难幼儿园小妹妹,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我刚才看小妹妹好像没听课,自己在本子上画什么,可能是听不懂,就自己画画玩儿吧!”

“哎,广义相对论这么难,我都不太能听懂,别说小妹妹了。”

“杨长老也是太较真儿了,小妹妹不听课就不听课呗,人家那么小,本来就该是玩儿泥巴、涂鸦的年纪,现在把人家弄来学大学物理,非得把人整傻了不可。”

“就是,黑板上那几道题,我看了半天都还没有一点头绪,小妹妹怎么可能会做?”

……

讲台上,杨老师威严的目光在交头接耳的教室里扫过。

为小软软担忧的同学们,顿时心虚的低下了头,抓起笔沙沙沙的在稿纸上演算着。

只有唐广用蔑视地目光扫了同学们一圈,这些凡人,居然觉得这种程度的题能难倒大佬,真是……凡人呐!

他摇了摇头,低头演算自己的去了。

“杨老师,解题的过程太复杂了,我可以只写答案吗?”小软软甜甜糯糯的小奶音让沉闷紧张的教室里面都多了一抹亮色。

“可以。”杨老师自然不会拒绝小软软这种小小的要求,毕竟按照小软软的身高,举起手也只能写到黑板最下方的一点点,而那一点点的位置根本就不够写解题过程的。

“谢谢老师。”

小软软欢快的说了一声之后,转身踮起小脚尖,不假思索就刷刷刷的一串的数字和符号写在了黑板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