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团子回家以后,就躺在沙发上,摸着自己的小肚叽消食。

但她还没躺一会儿。

一个“嘤嘤嘤”哭着的小炮弹就朝她冲了过来。

小团子圆滚滚的身子麻利地往旁边一滚,妍妍一头栽进沙发里面,栽了个倒栽葱!

等她手脚并用,艰难地把自己重新立起来以后,她红着一双兔子眼睛,小嘴巴撅得能挂油壶。

一双小胳膊抱着小胸胸,盘着一双小腿儿气呼呼地往沙发上一坐,“软软,我跟你说,今天我彻底的跟我的旧妈妈旧爸爸决裂了!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软软你就是我唯一的麻麻了!”

小团子一只肉乎乎的小手拍着妍妍的背,替她顺气,“不生气,不生气,妍妍不生气!

对啦,四哥哥带我去吃了烤鹅,特别好吃,我去给妍妍拿!”

小团子说着,就哒哒哒地跑进了厨房,央求刘叔帮她把打包回来那只烤鹅切下一大块来,拿出去给了妍妍。

妍妍盘腿坐在沙发上,两只小爪子捧着大鹅腿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香喷喷地嚼了起来。

“咕咚……”

虽然小团子之前已经吃得饱饱,但现在看到妍妍吃,她还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不过她忍住了,因为剩下的大鹅腿是给大哥哥留着的,而其他的是明天要带去幼鹅园跟庆仔哥哥、陆陆还有科科、臭臭他们分享的。

“软软,你看我舅舅多好哇!不仅不打你,还带你去吃烤鹅。”妍妍一边大口吃肉,一边气鼓鼓地说道:“再看看老于和老李,好家伙,我回家连书包都没放下,他们就给我来了一顿混合双打!”

“软软,你是不知道,要不是我姥姥救了我,你可能都见不到我了!”

“你就是因为这事儿偷跑出来的?”苏茜茜在旁边冷眼的睨着妍妍问道。

“不是,作为一个肚肚能撑船的大肚宝宝,这点儿小事,我就没打算跟他们计较。可素,他们简直太过分了,我刚刚决定要原谅他们,他们就又打我!

叔可忍婶婶不能忍,妍妍更不能忍,我就跑出来了!”妍妍说着,十分气愤的抱着鹅腿站了起来。

那模样简直活脱脱就是终于挺直了腰板要反抗地主压迫的劳苦大众形象。

苏茜茜:“所以,他们为什么又要打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