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空冕内,三方打的不可开交,却又各坏异心,绝不肯冒然使出全力!

三方中,双凶深恨锚链师徒,这是之前的屈辱以及草莽人物天生对血统高贵者的敌视!

那六名本土修士深恨双凶,这是历史的原因,做孽做多了的自然结果。

锚链师徒却自视清高,不屑于与谁联手,这其中也自有他们的考量,因为人还没来齐,好像还缺了一个?他们想等人都到齐了再决定和谁占在一起!

这样的战斗也就可想而知,激烈而不残酷,在水平相近的情况下如果不冒险,不以伤换命,就基本上不可能取得任何实质上的突破!

远远的,一道灵机波动在快速接近!大家都不奇怪,那家伙跑的最早,所以被抱石老儿最后抓到也在情理之中!

话说,大家伙之所以落到这步田地,最大的原因就是这家伙的问题,如果不是他吃饱了撑的非要现场看宝贝,让大家纷纷把气息留在离空冕上,至于这么轻易的就被拘来宝冕空间么?

心中不愤,眼中就不善,就想着等这家伙来了之后好好給他来个下马威,说不定就是第一个被祭冕的,谁让他既有为恶之助,又是孤身一人呢?

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这是三方在长久相持下自然而然的共同选择!

远方的气机波动越来越强烈,速度飞快,磅礴浩大,如一条滚滚长河……不对!是剑河!

百万道剑光几乎挤满了空间,让人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这家伙,竟然连面都不见,招呼都不打,就这么对十个人悍然下手了?

剑光磅礴中,谁也不知道这人真正准备下手的到底是谁!十个人挤在一起的结果就是互相推脱危险,就总以为飞剑不是冲自己来的,而是针对的别人!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张狂的家伙是名剑修,不过也很正常,只有剑修才会无论何时何地都一如既往的肆无忌惮!而且以剑河之盛,之凌利,恐怕在场众人也确实没有谁有单独抗衡的能力!

只有白光师兄弟和三杯师徒是在认真对抗飞剑,不是因为他们可能是最后的目标,而是作为修士的骄傲!

剑光来得正急,乍起乍收,人踪无迹,十个修士各自的防御手段也交-杂在一起,互相影响,互相拆台!

白光只觉顶门发凉,知道被剑修盯上了,心中发寒,聚集最强的禁术带着道器就往上顶,咔嚓一声,禁术被穿,道器被一辟两半,骤然发生的危险不由得他不往后退!

娄小乙聚剑斩白光,人却在剑河中出现在三杯面前,他这一持剑,滔天的杀意紧紧摄住三河,是老元神自修道以来感觉最凌利的杀意,仿佛要直击灵魂深处!

知道不能硬抗,和剑疯子玩近身是会出人命的,心气虽然在,身体却很诚实,一个瞬移,已是晃身老远,先躲为敬!

黑尸战疆的攻击随后便到,他以为能借三杯挣扎之机捡个便宜,却没想到老家伙賊精溜滑……娄小乙顶攻而上,瞬间身化虚无,在太虚大道的虚实之间不断变化,成功躲过了战疆的直攻,两人瞬间撞上,长剑和战疆的大钺交击,还没等战疆回过神来,一只大脚已经狠狠的踹在身上,浑身剑罡乱蹿,不能自已,打着跟头往外跌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