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会儿跟阿顾哥坦白,我是沐青,是他结拜的义弟,会不会吓到他啊?他应该不会生气吧?要是生气怎么办呀?”宣婼对着面具自言自语。

“不会吓到我的,我很高兴,沐青,宣婼,我真的很高兴你们是同一个人啊!”顾凛摇摇头,哽咽道:“可是,如果你能早点告诉我,不用太早,哪怕是婚礼前一天告诉我,也好。”

他就这么无力地看着,宣婼这一等,就是一夜。

漫长孤寂的夜,巨大粗重的合欢烛燃灭了,顾凛还是没出现。

天明时分,宣婼迎来的是宣家的坍塌,五雷轰顶。

画面眨眼转到了御书房,宣婼被侍卫拦在台阶下,撕心裂肺的吼道:“为什么?顾凛,我父亲犯了什么错?”

顾凛还没说什么,宫人们吓得冷汗直冒。

罪臣之女竟敢直呼皇上的名字!

这次顾凛没有计较宣婼的失态,很快给了他答案。

“通敌叛国。”

“不可能的,我父亲绝不会!”宣婼大惊,满是不可置信,“你让我见他一面!”

“宣婼,不要得寸进尺。”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漠的眼神闪过那张哭花的脸,“朕不会动你,亦会留下你弟弟,休要多言。”

弟弟……宣婼像是被掐住了命门,无力瘫倒。

她哭道:“顾凛!我知道你是皇上,才答应这门婚事,原来你真的是皇上……”

那时他当她受了刺激说些莫名其妙的疯话,现在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嫁给你,不是因为你是九五之尊,而是因为你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答应这场婚事,哪怕是做一国之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你果然是个合格的帝王,冷血无情,对待有功的、忠心耿耿的臣子,都能利用婚礼来铲除。”

是啊,宣家忠君他知道,但强大齐心的宣家军就如一把利剑悬在头上,令他安稳又不得安稳。

其实宣家军不是真的宣家军,不是正统的称呼,那支军队就是因为宣侯的管制带领和提携,而逐步成为大雍的中流砥柱,国之栋梁。

外族不敢再来犯,边塞和平,国土无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