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重来一次,还会做相同的选择。

这话,也是在宣家覆灭之前说的。

真的在重来一次,宣婼会恨不得他早点死吧!

像是为了印证他所想,侍卫从潭里打捞出了一双绣鞋,还有几块破碎的衣料,上面染着血……

正是宣婼穿的。

紧接着,那支九尾鸾钗也被发现。

一块黑色布料,显然是刺客的。

邬冀红着眼,豁出去了一般,不吐不快道:“沐青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翱翔天际的鹰,她被折了翅膀,心甘情愿的困在笼中,有一天再被放出去,也没了自保的能力!”

顾凛忽的抢过身边侍卫手里的刀,疯狂的踢开一个鳄鱼的尸身,将它的腹部剖开!

总管太监吓得忙从后面抱着他的腰,老泪纵横。

“皇上,别这样,节哀吧!”

剖开能看到什么啊!

无非是皇后的血肉,能怎么样?

找回来拼凑好下葬吗?

“滚开!”

顾凛挣脱他,像个疯子似的将一条条的鳄鱼给开膛破肚,如愿看到一些还没消化的碎肉块,已经丝毫看不清原状!

“啊——!”

所有人都跪了一地,低着头不敢看皇上,恨不得捂住耳朵,阻挡那令人心惊的悲鸣。

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九五之尊失态至此!

往后皇上想起今日,会不会清算他们?

想到此,跪着的众人不由瑟瑟发抖。

邬冀还以为宣婼坠崖是意外,最可恨的就是那个刺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