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宣婼走出帐篷,来到一处僻静之处。

她从袖里掏出那个意义特殊的面具摩挲着。

边塞那段鲜衣怒马的日子,是她此生最怀念的。

被禁锢在深宫中,宣咏和沐青,是她唯二的寄托。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屏退所有宫人,恢复沐青的装扮,闭上眼,幻想自己自由自在。

天光微明,宣婼摘掉面具,脱下男装,她仍是那个挑不出一丝错的皇后。

也只能是。

红唇微张,略带沙哑的歌声在夜色中响起。

“穿万水,过千山,路尽人茫茫。

是与非,都过往,醒来了,怎能当梦一场?

红尘中,毁誉得失如何去量?萧萧血热刀锋凉。

山高水远,又闻琴响。陈情未绝,笑世事多无常。

煮一壶生死悲欢,祭少年郎,明月依旧何来怅惘?

不如潇潇洒洒,历遍风和浪,天涯一曲共悠扬。”

唱完,宣婼抬头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

不知道那夜,是不是也有这么多星星?

烟花璀璨,礼炮齐鸣,杀戮掩藏在了盛世繁华之下。

一场预谋的颠覆,她的家,没了,她的爱情,坍塌了……

宣婼将面具丢到地上,一脚踏了上去,慢慢碾碎。

须臾,身后传来有几分粗重的喘息。

宣婼转头看去,瞳孔微缩。

顾凛怎么会过来?

她心下一惊,将碎了的面具一脚踢到旁边的草丛里。

因为剧烈跑动,顾凛的腹部隐隐渗出红色。

但他顾不得,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失了冷静,四周张望。

“这里就只有你吗?刚才唱歌的人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