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承乾宫又开始乱起来。

那个偏方效果确实很好,皇上的烧已经退了,却还没苏醒的迹象。

太医们束手无策,将告老还家的前太医院院首都找了过来。

老头抚着花白的胡须,摇摇头。

“皇上身体无碍,或许是在逃避,不愿意醒来。”

李总管一脸苦涩,说句大不敬的话,找自己若,何必当初啊!

“能不能强行唤醒?掐人中行不行啊?”

“老夫见过这样的病患,被强迫醒来后,直接发疯了,或者成了傀儡,呆滞无知。这任何一种后果,没人承担得起啊!”前院首神情凝重,“可皇上要是这么一直躺下去,不说国不能一日无君,他的身体迟早也会衰退。李总管,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啊……”

三日后,皇上还是没有醒来,眼看着瘦了一圈。

李总管急了,心一横,在他耳边说道:“皇后娘娘的丧事需要您操办,娘娘的绣花鞋可以建个衣冠冢……”

这么反复念叨着,顾凛的眼倏地睁开,如一把剑尖利的刺向他。

李总管腿一软,哆嗦着跪地。

“皇上,老奴是为了唤醒您,老臣有罪,不该胡言乱语!”

前院首历经顾家三代帝王,不怵天威,拱拱手劝解道:“皇上,不怪李总管,他也是听了老臣的话,逼不得已。你这么睡下去,会出事的。”

顾凛闭了闭眼,心里泛起一股身为一国之君的悲哀。

就连想昏迷几天借此逃避,他都没有这个权利。

“朕,不会了。”

众妃嫔闻讯赶来,被顾凛冷漠的屏退,说再来打搅就滚去冷宫。

吓得一群精心打扮的女人花容失色,连忙离开。

他的面上浮出一丝疲惫,头一次为后宫这么多女人感到无趣,累赘。

百花齐放,也不如自己想要的那一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