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他跑出皇宫,微服一路游玩快到边境,正要返程的时候钱袋被偷了。

当然这不是问题,一群暗卫跟着,钱是最不用担心的东西。

可是看到征兵的告示,顾凛突发奇想,甩掉暗卫混进了兵营。

也正是那时,他真正见识和感受到了宣侯在军队的威信和掌控力,区区兵符只是个摆设,就算他要立时龙袍加身,也追随者众多。

难怪父皇对宣侯赞赏并提防的,他在深宫都尚且如此,何况自己直接看到的,简直如鲠在喉。

很快宣侯就知道了太子殿下来了兵营,好说歹说,顾凛愣是不走,没办法,只得将他放在自己身边看着。

顾凛不满被当个祖宗似的供着,那还有什么意思?

当他在一众将领中看到只露出眉眼的沐青,指着他道:“我要跟他。”

跟他干嘛?当然是找点乐子。

顾凛知道沐青在兵役是很特殊的存在。

听说他十二岁就上阵杀敌,一直遮着半张脸,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他武功高强,很勇猛,立了很多功,但却没有官职。

被叫着“将军”,其实是绰号。

后来听他说当将军是从小的心愿,兄弟们也给面子这么叫。

可他仪容丑陋,升官无望。

顾凛不得不说这就是皇家的矫情了,从他曾祖父开始,渐渐形成了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皇帝偏好长相出众的臣子。

大家发现那些英俊的文臣武将,就是容易在皇帝那里留下印象,继而得到优待。

同样一件事,平平无奇的人做了,很可能一掠而过,在皇帝那里压根排不上号。

长久下来的确会影响仕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