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过后,大皇子有空就来正阳宫跟咏儿玩。

就这么过了几天,再来的时候,看到正阳宫成了白色的,他惊讶的问七莘:“这是干什么?”

“皇后娘娘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在这里送她最后一程,再多给点……盘缠给她,让她在那边能过得好。”

七莘一身素白,哄着咏儿也穿上麻衣,额上绑着白色的布条。

“我也要送送娘!”大皇子忙说。

离开,就总有回来的一天吧?

好歹有过几年的母子缘分,七莘便也给大皇子披麻戴孝。

今日啊,是皇后娘娘的头七。

被高高在上的那人无视,忘了,但他们不会忘。

正阳宫众人皆是一身素白,就连那只素来留在后院的狼犬,也裹了一件白衣服,被牵过来拴在前院。

李总管愁眉苦脸的守在御书房门口,皇上没有上朝,但命大臣们将所有奏折都呈上来,将自己关在御书房内,沉默地批阅着。

除此之外,皇上看似无碍,进食和休息皆如常,但眼底无边蔓延的荒芜骗不了人。

皇后坠崖的那块地方,侍卫们仍在搜寻,都知道是做无用功,可皇上固执的不让停止,谁也不敢懈怠。

李总管知道他在骗自己,可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什么也找不到,皇上整个人都颓丧得令人心惊,他从不知道皇上是会感情用事的人。

自从皇后离开,李总管觉得自己好像从没真的了解过皇上。

他知道不少人猜测皇上是做戏给宣家军看,如果是做戏,那应该举行一场隆重的丧礼不是吗?

可是皇上像是忘了这回事。

不,不是忘了,是不肯接受事实,在皇上心里,皇后只是失踪了,还能找回来。

举行葬礼那就是承认她死了。

李总管正这么想着,徒弟慌神的指着半空,结结巴巴道:“师、师父,快看!那边好像是正阳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