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的马儿鼻腔哼了哼,很有灵性的“哒哒哒”跑起来。

风迎面吹来,连空气都变得清新。

一想到今后都是这样潇洒自在的日子,宣婼死寂的心脏总算一点点开始恢复跳动。

她一生所求的,就是自由。

至于银钱……

说来好笑,在做沐青的那几年,她将自己的军饷和赏银都存在了一个钱庄,这事谁也不知道。

加起来算是攒了一笔不菲的银钱,只要不是挥霍无度,就算只进不出,也足够支撑她潇洒的游玩。

待玩腻了,就去边塞,买一处大宅院,收养战争中留下的孤儿。

但愿目前的和平能一直持续下去。

撇开个人的仇怨,宣婼还是承认顾凛是个好皇帝的。

只要他不犯抽,那么大雍为了几十年,会越来越好,开创更繁华的盛世。

宣婼微微一笑,由着追风随便跑往哪个方向。

“追风了,你品味不错。”她从包袱里掏出一根胡萝卜奖励它。

追风得意的仰头,嚼吧嚼吧。

“以前在宫里,荔枝可稀罕了,一路上不知要跑死几匹你的同类,你说荔枝金贵吗?可我们接下来就能去盛产荔枝的地方了,能吃荔枝吃个饱。那你能说荔枝就不金贵了吗?其实荔枝始终还是那个荔枝,不同的是在哪里吃。”

宣婼感叹着,眼里带着期待的璀璨光芒,一人一马头也不回直奔江南。

三年后。

同样是三年时间,相比曾经在宫里的度日如年,这三年对宣婼来说过得很快,悠闲但又充实。

说悠闲是因为她算是无所事事,每到一处都是吃喝玩乐,当然也会量力而为的帮助他人。

宣婼没了内力,但底子还在,对付普通混混什么的,绰绰有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