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大皇子问父皇:“儿臣不懂,娘那么宠爱咏儿,都不要他做功课,想玩什么随便玩儿,玩多久都可以,为什么那次不肯满足咏儿?”

顾凛再次被问住,他该怎么解释,宣婼是要养废咏儿呢?

他说不出口。

这都怪他啊……

“好了,做完功课就去正阳宫陪咏儿玩吧。他是你娘唯一的亲人了,不可嫌弃,知道吗?”

“嗯,我记得咏儿以前跟娘长得挺像的,虽然现在不像了,但我一点也不会嫌弃他,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对他好!”

大皇子坐到一边的矮几上,端正的开始看父皇给他的几本奏折。

不知道为什么,父皇还会问他看完有什么想法,偶尔还会采纳他的处理意见。

那个词叫什么?

揠苗助长,对,他字还没认全呢!

这些埋怨一闪而过,认认真真的做完父皇交待的事情,他就去了正阳宫。

其实不论一起玩多少次,咏儿根本就不会认识他。

更不记得他姐姐了。

大皇子在心里默默念叨:“娘,父皇已经找了好些民间高手,你在天有灵,要保佑咏儿啊,保佑他能好起来。父皇说了,等咏儿好了就跟我一起习武呢!他还说咏儿肯定比我学得快、学得好。都还没开始呢,就这么夸咏儿,我可不服气……”

“太子殿下!”七莘见他来了,惊喜的上前。

这可不像平时的反应。

“咏儿少爷今天认得奴婢了!”她激动地抹着泪。

“什么?”大皇子惊诧。

他知道一直有各种民间的大夫进宫来给咏儿治疗,医仙神针的传人已成功将咏儿脑子里的血淤清除,他不再歪着头流口水,也不会胡乱的叫着跑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