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凛大振,猛地将他揪起来,颤声问道:“你确定?”

“确定!如果皇上能有皇后的一根头发或者一滴血,老夫都能追踪到她的行踪!”

“那些东西我怎么可能有?跟她最亲密的东西,刚才也都烧没了……”

“那就取跟她有血亲关系之人的血液试试,也许有成功的机会。”

顾凛马上让咏儿过来,说需要他的帮忙才能找到宣婼。

咏儿二话不说伸出胳膊。

“要我多少血都行!”

长老从他指尖取了几滴血,滴在灰烬中,然后摊开一张舆图。

“奇怪,咏少爷的血……似乎跟老夫之前制作的某张活动舆图所用的血有亲密的关系。是一位公子托老夫做的,他拿来的是一条染血的白娟。他特意要老夫做的子母图,也就是两张,以防万一。”

顾凛心一紧,忙问:“也就是说那血是来自朕的皇后!找到舆图就能找到皇后是吗?快说,那张舆图在哪?”

“皇上,老夫不认识他,只记得他有双很招人的桃花眼,形容可以说是比女人还美,听口音像是魏国人……”

桃花眼?

顾凛一怔,想起挟持宣婼的刺客,就是一双桃花眼!

魏国口音、桃花眼、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男人……

这些加起来,很符合魏国苍王世子展羽。

顾凛马上将政务丢给丞相代为处理,当夜就出宫前往魏国。

对于皇上如此任性的行为,大臣们没一个有微词。

这可是三年来皇上第一次有心情出宫,是不是意味着他在慢慢恢复了?

顾凛乔装成商人,进入魏国都城。

展羽可能没想到会有人来偷,故而就简单地放在了书房的笔筒里。

没多久,顾凛派去的人就混了进去,顺利偷到了那张奇特的舆图。

阳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