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连喜欢从其他角度抬杠的陈宫都没有站出来否定陈群的提议,毕竟这个提议哪怕是站在陈宫的角度也是相当不错的提议。

毕竟北贵那坑爹的地形,可比正史诸葛亮出祁山糟糕的太多,看着距离印度河平原只有几百公里,但这几百公里的宽度全都是苏莱曼山脉,横向翻越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要拿下印度这边只能按照原本的经典步骤,走坎大哈,到喀布尔,再过开伯尔山口,

当然从坎大哈走波伦山口也是一种选择,但这个时期的后勤转运能力注定了走波伦山口需要承担更大的压力,所以最后曹操这边也选择了所谓的正统攻打印度的方式。

这个正统攻打印度的方式实际上非常吃地形,能过的了这几个要害位置,那印度唾手可得,而历史上那几次从北方成功南下印度的方式,其实都是受到了地形的影响。

同样反过来说,只要这几个点防御严密,没有二五仔,就算外敌远强大于印度本土的势力,也非常难将印度拿下。

就像正史阿尔达希尔第一波次攻打贵霜,韦苏提婆一世还活着的时候,真就是笑看阿尔达希尔蹦跶,打了一段时间之后,阿尔达希尔调头去解决西边的问题去了,之后拿下贵霜,其实更多是因为韦苏提婆一世一死,北贵倒向了阿尔达希尔,然后莫名其妙的赢了。

真要硬打这地方,帝国坟场的称呼可不是说笑的。

“长文的计划还是很不错的。”曹操带着几分感慨开口说道,陈群闻言微微摇头,他这真就是恰逢其会,他长于制度和内政,军略谋划其实距离在场几人还有一些距离,只能说是刚好吧。

“司空,其实现在有一个疑问,想来在座的列位都知道。”陈宫轻叹了一口气,坐直了身体说道,“截止目前为止,我们其实都没弄明白奥斯文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几乎做了所有应对奥斯文的策略,坎大哈基本不可能被奥斯文打下来,对方这个时间点出手根本不合适。”

“问题在于现在的局势就是在不合适的时间,面对不合适的人,而且执行了不合适的战略,贵霜不是傻子,他们必须要有某个值得这么做的战略才会如此规划。”陈宫看着在场所有人非常的慎重。

从之前开始陈宫就对照着整体的局势一点点的检索,当看不懂的时候,就开自己的精神天赋,哪怕是消耗积累,他也要找出贵霜如此行径的原因。

曹操挨打对于陈宫而言是喜闻乐见的事情,故而他可以接受,但是汉室不能受到巨大损失,毕竟推进到这里,每一步都布满了荆棘,汉室的血不能白撒,所以必须要找出原因。

听到陈宫这话,曹操等人皆是慎重了起来,实际上曹操本身最近也在思考这件事,准确的说,曹氏的文臣基本都在考虑北贵该次行为的意图,但是看不懂,而战场上看不懂就意味着有问题。

“我没有发现任何的意图,这点很无奈。”曹操有些唏嘘的说道,“实际上,对于奥斯文当前如此大规模出动,我很不理解,他就算是要牵制我们的注意力,其实也不需要现在就这么大规模的出动。”

“我们的死穴是坎大哈,这一次确实是看不懂,所以我建议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我们的主力不要轻易离开坎大哈。”陈宫非常谨慎的开口说道,他这个人有疯狂的一面,但也有谨慎的一面。

曹操闻言看向荀彧,荀彧微微点头,“我们也是这个想法,目前无论如何都不能踏入贵霜的圈套之中,虽说我这边也在怀疑贵霜真实的想法,但不论如何,这一次确实是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曹操闻言也就明白了在座诸位的心态,然后点了点头——虽说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但是只要坎大哈在手,那其他的反手就能拿回来,赫拉特就算是丢了,他曹操卡在坎大哈,我看你怎么给赫拉特运粮,我就不信阿尔达希尔的奇迹军团可以不吃饭了!

至于缺粮,这一点曹操承认,他这边要自给自足确实是有些困难,水利网络的构建出现了一些小问题,短时间那几百万亩的良田是出不来了,想要靠坎大哈一地养活所有人确实是有点艰难。

可该不会有人真的认为他曹操是手上没有一个月粮草的蠢货吧,正史那是被逼无奈,现在可不是!

作为明白缺粮有多危险的曹操,可是在卫兹和刘巴的操作下,陆陆续续的积累了足够持续作战六个月的粮草,我曹操可以今年收割完不种粮了,跟你耗着,你阿尔达希尔隔着勒齐斯坦沙漠干耗着,你阿尔达希尔还能不吃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