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仁驻守的城池未必会陷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算真的有可能被打下来,也不会是现在,再等等,每多拖一天,曹军这边的优势就大一点,曹仁拖一个月的时间,那局势会变得明朗很多。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拖一个月的时间,帝国权杖这次肯定就跑了,而且那个时候,就算是陈家断了奥斯文的粮道,占据了喀布尔河谷,奥斯文率领卡皮尔等人退回去,曹操可能也会因为延误战机,没办法咬住奥斯文,进而最多是相当于奥斯文无功而返,损失点粮草。

可战线退到喀布尔河谷之后,贵霜的后勤压力已经小了很多了,退回去,再行转运也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

这么一来就很难受了,只能说是不胜不败之局。

毕竟战争不是游戏,每一步对方的表现都会有所不同,在汉室追求胜率的时候,奥斯文同样也想要攫取胜利,所以在什么时候咬住奥斯文,什么时候承受打击都需要做好谋划。

“文若,有没有把握在我出击之后守住坎大哈?”曹操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看向了荀彧。

荀彧点了点头,“可以做到。”

陈宫和荀攸皆是微微一怔,真的能做到吗?

“可以的。”荀彧平静的说道。

陈宫和荀攸确定荀彧没有乱说之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既然荀彧说是能守住,那么兼顾两方绝对是最佳的选择,而且只有咬住了帝国权杖,才会让奥斯文死死的咬住曹军,同样也只有如此,才能彻底解决奥斯文的问题。

程昱深深的看了一眼荀彧,他之前就怀疑荀彧在坎大哈这边做了什么谋划,只是之前一直没有去用而已。

“十五天是肯定能守住的,二十五天回不来的话,坎大哈还在我们手上,但是你们需要做好重建的准备。”荀彧平静的开口说道。

陈宫等人闻言瞳孔猛地一缩,坎大哈附近的三个大型水利工程是这么使用的吗?

相比于赫尔曼德河上游建设的小型堤坝,坎大哈周围的那几个堤坝都是汉室真正的水利人员精心设计的结果,而坎大哈是正面面对沙漠的高原绿洲,这要是发生了洪水……

别说是这个时代了,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坎大哈地区因为山洪爆发,在三大堤坝未被冲毁的情况下,洪水淹没了2000多户家庭,总计有12.2W人受灾。

这还是坎大哈三大堤坝没有被冲毁的前提条件下,要是三大堤坝被人为毁坏,大洪水倒灌,除了坎大哈城区,外面的一切基本都完蛋,谁让坎大哈是高原绿洲,洪水灌下去迅速就会变成泥石流,一千多米的倒灌落差,什么敌人都会死的。

荀彧这个人形象一直都是君子,而且行为语言也都符合君子的形象,但这人真正下手的时候,其狠辣程度,几乎超过所有人的预料。

“二十五天,一旦坎大哈真的出问题,我会用信鹰通知前线,到时候你们派人归来就行了,至于内部间谍的问题,这个虽说有影响,但城门没那么容易打开的。”荀彧神色颇为平静的开口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陈宫看了两眼荀彧,点了点头说道,他最怕的就是他们前脚出去,后脚坎大哈大乱,这样的话,除非他们真的按照陈群的计划完成了换家,否则赢了也等于输了。

“我留在坎大哈。”程昱沉默了一会儿看向曹操,他有一种直觉,感觉这一战没这么容易的,实际上从陈宫问出他们这边死穴在什么地方的时候,程昱就有一些其他的感觉,只是他没说。

“那文若和仲德留在坎大哈吧。”曹操点了点头,他准备集体出动,能拿下帝国权杖最好,拿不下,也要咬住奥斯文,只要咬住了奥斯文,给北边的陈家争取到时间,喀布尔河谷火起,就是胜利之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