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夜煊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恐怖,“去云家,将那个女人给我杀了!”

立刻就有人去执行命令。

北冥琊眼底浮现一抹躁戾,笑容却不变。

他悠然地抽着烟,“我可以告诉你......”

“但就怕你会后悔知道。”

北冥夜煊眼眸冷的渗人。

北冥琊笑着说,“我只是告诉那位薄小姐,她会“死而复生”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有人用以命换命的法子,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而她的反应也告诉我,她早就知道这件事,并且一直在寻找那个人。”

“而究竟要有多么深重的喜欢,才能够做到,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呢?”

语气逐渐变得玩味,“一旦那个人被她找到......”

伴随着北冥琊的话,北冥夜煊的眼神越来越可怖。

那张精致俊美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细看之下,会发现男人的拳头已然紧紧地攥了起来。

同样身负北冥家的血脉。

北冥琊太懂该怎么往北冥夜煊的痛处上戳了。

北冥家的男人都疯!

哪怕北冥夜煊在云倾面前,表现的再绅士无害,也无法改变他骨子里的偏执与黑暗。

云倾是他喜欢的女孩。

他只能容忍,对方的眼睛只看他一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