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外,有那个舍命救她的存在。”

“那两个人,无论是为她做的事情,还是在她心底的分量,都比你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多的多......“

北冥夜煊眼底残暴的血腥气越来越渗人。

唐刀闪电般地朝着北冥琊的脖子挥去。

同一时刻,一颗呼啸而来的子弹,冲着北冥夜煊眉心射来。

北冥夜煊微微偏头。

就在那一瞬间,北冥琊笑着疾步后退,如果不是忽如其来的援手,阻了北冥夜煊一瞬,他的脑袋已经搬家了。

围在四周围的保镖,立刻举枪戒备地望向四周。

北冥琊抬手摸了摸喉间的血,看着北冥夜煊肤色冷白的脸,语气透着哑意,“别找了,射程5000米的狙击枪,等你们找到黄花菜都凉了......”

北冥夜煊妖异的眼睛里布满了阴霾,竟然无视随时都可能到来的危机,再次欺身而上。

染血的刀身,将北冥琊迫的连连后退。

直到再次将刀架在北冥琊的脖子上。

眼看着他就要挥刀砍下来,北冥琊忽然开口,“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立刻回研究院去找她。”

北冥夜煊眸光骤然一凛,神情瞬间变得极端骇人,“你做了什么?!”

北冥琊浑身都是血,语气冰凉,“我可没对她动手,只是借沈家人之口,告诉了薄家部分真相而已。”

成功地看到北冥夜煊变了脸色之后,北冥琊恶意地笑起来,“薄家人一旦知晓,她不止抢占了薄家女儿的生机,还是灭了薄家满门的罪魁祸首,最宠爱的人......”

他话没说完,眼前已经没了北冥夜煊的身影。

黑色的跑车呼啸着,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只有一句阴冷彻骨的声音,留在了原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